致:理性的守門員


我好像從來沒有這樣寫信給你呢
理性的守門員
雖然我們從一出生就已經整天在一起
但是到底有多少時候
我真的有注意到你
想要跟你說些甚麼
說起來好像是很少的
畢竟一路以來
我們練就了一身向外觀看的本事
擔心自己在別人眼中如何如何
但是卻很少向內觀看
仔細思考真正與自己最親近的人到底是誰

繼續閱讀 “致:理性的守門員"

一週雜記(8):什麼時候你會感覺到自己的心跳

昨天剛結束的案子裡有一句話
螢幕上的人說著
My heart is pounding
他在描述的是買了樂透彩券
在開獎之時 要對獎的時候他當下的心情
然而這句話讓我想來想去
感覺抓不出一個最適當的描述
最後給了一個自己不是很確定的版本
「我的心撲通撲通跳」

繼續閱讀 “一週雜記(8):什麼時候你會感覺到自己的心跳"

新娘不是我(3):Life is a Patchwork of the Unfulfilled

近期有一天晚上
倒完垃圾後去超市買東西
在超市裡面推著推車時
突然想起一個久遠的記憶
與多年前編織深藍色圍巾的時候相近
也是在住家附近的這個超市空間裡(那時候還是別的品牌超市)
在一個晚上的時候出來買東西
那時的我應該是剛開始迷上日劇
在超市裡推著推車
突然間 一個念頭閃過
覺得若是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出來採買
會是一個多麼美好的畫面

繼續閱讀 “新娘不是我(3):Life is a Patchwork of the Unfulfilled"

新娘不是我(2)

下午去把頭髮稍微修整了一下
因為不知不覺 當伴娘的日子也快到了
幸好下午時幫我剪頭髮的姐姐說了一句
「到時候你叫那個新秘幫你吹一下頭髮就好」
因為剛剛看到朋友傳來的訊息
大概是把新秘的話複製過來的
看起來不像她的語氣
但看了以後覺得
還要我自己找髮型這件事
實在太煩了
然後就想到剪頭髮的姐姐下午說的話
果然今天去剪頭髮是對的事

繼續閱讀 “新娘不是我(2)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