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eche Mode 〈Enjoy the Silence〉翻唱版本一記

英國電子樂團體 Depeche Mode (流行尖端)的一首舊作〈Enjoy the Silence〉是我蠻喜歡的一首歌。近年來偶爾會聽到有人翻唱,而在真人版《攻殼機動隊》(Ghost in the Shell)的首支電影預告片中,又聽到一個版本,這樣子算下來也就有三個版本了,今天就一起在這裡作個紀錄。 繼續閱讀

廣告

Why Was I Not Told?

Earlier this month I dreamed about waking up and seeing part of my high school music band members playing just outside my apartment, like they are holding a outdoor concert. These members are really “part of" our whole group because only the people playing brass instruments were there. I didn’t see anyone with clarinets or flutes.

繼續閱讀

Age is Just a Number

上個月與一位以前的學妹吃飯時,印象中曾出現一小段類似這樣的對話:

我:我有點想不到原來我們的年紀其實很接近。
學妹:這是當然的,因為我只有比你小一屆啊!
我:沒錯沒錯,只是因為我後來在工作場合都遇到年紀相差三到五歲以上的人,所以久了就忘記了……


繼續閱讀

在當下創造新的回憶(2)

一早出門經過上次發現蜀葵花的地方,沒想到還能看到一些花在綻放,而且還有百合。前幾週我坐公車時,有在另外一處發現一整排的蜀葵花與百合,但那邊像是里長辦公室或社區發展的民間單位種的,跟這邊看來像是自家種的情況不同。她們靜靜地綻放,並不張揚,只是擺出自身美好的姿態,真是太好了。

給她一個特寫…看起來有點像向日葵
繼續閱讀

在當下創造新的回憶

上週意外找回一疊舊CD後,重溫這些已經陌生的音樂也讓人開始在當下創造新的回憶。夏川里美的歌只重聽了一輪,但這幾天有時仍會想起一些片段,對於不懂日文的我來說有點難得,似乎表示以前真的太常聽。

Great fan made video

還有一張意外發現的CD在重溫後印象變得深刻,那就是日本歌手中孝介(あたり こうすけ)在2006年發表的首張單曲〈各自遠颺〉(それぞれに)。回到那個年頭,濱崎步小姐應該還很受歡迎,男歌手的話我有印象的是平井堅。當時的中孝介不過是剛出道的新人,我因為在電視上聽到這首歌很喜歡,後來就在唱片行買到了單曲。

繼續閱讀

人事已非,但歌聲依舊

找回一整疊久未使用的CD,一方面感覺像某種自家考古,另一方面,則必須花點時間進行清潔整理。雖然父親是把CD收在不見光的抽屜,CD的外包裝並沒有甚麼灰塵,但是塑膠硬盒以及CD本體多少還是有些小小的霉點零星散布著。拿藥用酒精來清潔的效果不錯,東西變得乾淨起來也讓人有點成就感。

在清潔工作進行當中,想起以前還在從事與光碟印製和包裝印刷的相關工作時,配合的光碟廠業務人員告訴我,光碟資料其實是儲存在被印刷面覆蓋住的光碟表面,而非光亮的那一面,所以要銷毀資料的話,是要刮上面這一層,而不是刮下面那一層。

繼續閱讀

Should We Change the Past?

Nice to see this CD again. Hope he is happy now in Heaven.

昨日從父親那裡找回來的CD還不少,原本我只是想拿回兩張我有印象是放在他那裡的專輯,結果找回來的這一疊,算一算居然有超過十張。其中一張就是英國歌手George Michael 在1999年發行的專輯 Songs from the Last Century。早晨把CD放進隨身聽裡播了一遍,感覺仍如同以前印象中的那麼好,是一張很輕鬆、流暢、很有整體感、也帶著爵士風味的翻唱專輯。但若是回想到一些與這張專輯有關的個人故事,有時仍不免覺得有些遺憾。

繼續閱讀

香味的記憶(5)

近日造訪百貨公司的時候,發現先前在此系列文章中所提及的玫瑰香水又再度改版了。還記得當年我在用的時候,沒過多久就已經改版了,而如今那改版後的香味也要走入歷史,交棒給新一款的配方。我在專櫃聞了一下新版的香味,並沒有甚麼太特別的感覺,但是對於這項突如其來的發現,還是有一點在意,因為停產的香水也就代表記憶中的香味真的只能留在記憶裡了。

但是,假如接續著前一篇文章的討論來說,要是今日之我已不同於昨日之我,個人的觀感會隨著不同的時間而變化,那麼對於同一種香味的印象,也是會隨著時間而改變。上述的那款新版玫瑰香水的配方不同了,給我的感覺不同了,但是要怎麼知道這樣的比較—將現在的印象與過去腦海中留下的印象相比—到底是否夠精確?就算今日我能再度拿到當年用過的香水,今日的我,是否還會對於當年聞到的香味產生相同的感覺?答案或許也未必是肯定的。時至今日,自己曾經用過的好幾款香水都已經不再生產,只能在一些香水網站看到留下來的資訊,感覺好像在觀看某種「遺跡」。但想到今日之我可能不一定會再喜歡那些味道,便覺得在記憶之中保有對於她們的美好回憶,也許這樣就夠了。

繼續閱讀